闻中心News

园区动态
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动态 > 新闻详情

来源:    2017-6-2    医谷·企业动态

张江科学城“附属医院”@上海国际医学中心

从张江出发,沿着金科路一路向南,从位于康新公路和周邓公路交界口的上海国际医学园区“细胞墙”旁擦身而过,您就会遇见上海国际医学中心。作为上海发展高端医疗服务业和社会资本办医的探路者,以及新医改催生的第一家国际性高端非公立医疗机构,这块试验田中的一举一动,都被各界投向关注的目光。

上海国际医学中心怎么建?开业至今它取得了哪些进展?又如何看待它在张江科学城建设中扮演的角色?

问题纷沓而来,借此我们采访了上海国际医学中心院长黄翼然博士。所谓医者仁心,黄翼然博士强调医学的本质在于看病治人,消解我们长期以来对中心过于“高冷”的印象。而依托于张江科学城南部城市公共活动核心区建设,以及张江“ 先行先试” 的政策,面对再出发的上海国际医学中心,他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本期采访来源于《张江新经济》

采访人:《张江新经济》执行出版人 韩露

采访嘉宾:上海国际医学中心院长 黄翼然博士

Q:您是国内知名的泌尿学科带头人,又有多年公立医院、科室管理经验,2016年起担任上海国际医学中心院长,您如何看待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的“非公立”高端化?

A:医学的本质离不开“看病”二字。“看病”就是要解决病人问题,不管谁都一样,更不应该用“高大上”来区分。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定位于中高端,但我们到瑞金医院、中山医院去看也一样,他们的医疗水平甚至更高。所以我认为,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的作用,更应该体现在医疗体制改革的创新性上,不仅是机制上的创新,还有办院方针的创新。

我来自公立医院,做过仁济医院副院长,也是泌尿科的带头人,有办院与建科室的经验,但办医院并不是靠几个专家就能做上去,上海国际医学中心是上海医疗领域的一个PPP模式案例,平台型医院也是我们的理念之一,就像浦东国际机场,要汇聚各大航空公司。

Q:作为上海新医改催生的第一家国际性高端非公立医疗机构,打造平台型医院,您有哪些心得?

A:国内医疗体制改革,正鼓励更多医生加入进来,上海国际医学中心是上海发展高端医疗产业的先行者,平台运营怎么走?做成一个什么样的标准?首先我们立足于国际水平,以开放的姿态面对所有国际性的医疗机构,无论是个人还是团队, 欢迎他们将国际先进理念、技术、项目引入我们的平台。第二点我希望国内前沿的项目也都能落地到中心,上海代表了全国最领先的医疗水平,上海国际医学中心自然是按照最好的医疗标准去建设的平台。

我们平台定位在中高端,但我本人是大夫出身,接触的都是普通老百姓,无论对医疗,还是老百姓,都有个人情结在里面,我们不仅高大上,也要接地气。中国的老百姓也应该开始享有先进的医疗保健,和公立医院相比,我们的机制更加合理与方便,能动用一定医疗资源帮助患者解决当下医疗环境中常见的诸如挂号难、看病难的问题。对医生而言,我们能够多点执业,平台优势也就凸显出来了。

Q:这更像一个创业过程。

A:很类似,和公立医院不同,我们这类平台不可能养几十个专家,但我们平台是开放式的,可以请到上百位专家,而且我们还会在医生的再教育上发力。最近美国有一群着名的肿瘤科医生,和我们平台达成了合作,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引入先进肿瘤治疗与理念;二是现代化的药物临床试验;第三个就是做好医生的再教育,这是在公立医院机制内难以解决与突破的问题,但上海国际医学中心有平台优势。按照我的设想,先逐步建立起再教育与医疗服务的平台,时间长了就会有生命力。

我们现在有很多病房空着,未来这些病房都会变成各具特色的医疗中心。前段时间,张江宝腾生物的吴博士,提出要把休斯顿得州的睡眠中心搬到这里来,计划从我们平台开始试验,最后诞生出中国有名的睡眠中心,再由此推广到全国。类似这种设想我们会尽量全力支持,以后也会拿出更多的空间,做更多的创新医疗尝试。

Q:作为国内医疗改革的试验田,为什么选择落户国际医学园区,我们和张江各产业链及企业有哪些合作?

A: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坐落在张江,这里是中国的科创高地,我们有“先行先试”政策为创新保驾护航。尤其是上海国际医学园区医产业集聚,特别是在精准医疗上,有很多创新可以去尝试,从我个人角度,我很乐意和张江合作,有项目需要我们都会全力支持。最近,在国际医学园区牵头下,我们和张江平台研究院联合举行了一个座谈会,并达成共识,建立了一个精准医疗联盟,依托于国际医学中心平台搭建第三方检测诊断服务平台,在世界精准医疗发展大潮中发出张江声音。

正是因为我们坐落在张江这片创新的热土上,我们想做也能做一些创新性的事情。例如,张江有药谷,他们研制出来的抗癌药物,在公立医院,创新只能停留在科研阶段,但我们能搭建药理基地,在合理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作临床探索和研究。

Q:您这里完全就是孵化+加速模式,提供了一个医创孵化的平台。

A:我们这里就是一个孵化器,相信10年后上海国际医学中心会有更多优秀的科室建起来。比如我们与一家德国神经康复医院的合作,建立神经康复中心,这个中心将把国际最先进的神经康复理念和技术带进中国。国内对康复意识不足,公立医院又太忙,没工夫给病人做康复治疗,即便有也是在病人危险期过去了才开始。即便是作为一名外科医师的我,面对同样的情况,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康复医院,更不知道该找谁。前段时间,我岳母膝关节坏了,当时正好在美国,去了当地一个连锁医院,开完刀第二天就有康复师上门做康复,很快就好了,除了主刀医生把手术做好之外,同样重视之后的康复,差距就来自这里。

康复护理中心实景图

来自德国等欧洲国家的康复理念从疾病一开始就会介入,他们认为这个时候康复恢复和定性后再去做会带来不一样的效果,这是一种更先进的治疗理念,国内同道以前这方面经验不足,我们可以先帮德国单位把这个科室做起来,他们进来了我们就可以马上学习,还缩短了摸索的过程。很多类似的想法在公立医院有困难的,不妨可以到这里尝试。

Q: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在张江,能级与地位都非常高,黄院长如何看待它在张江科学城建设中扮演的角色?

A:我们在张江,自然也要依托于张江的发展而发展,过去可能和张江园区企业走动的不多,最近联系紧密了些,和国际医学园区、张江平台研究院都有合作。

我们建立之初承接了公立医院特需医疗服务的迁移等,没有进医保,但商业保险还是有效涵盖、快捷直付的,可以先针对张江,包括康桥、国际医学园上万家企业高管,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对于张江企业,我们也愿意一起在科研上多合作,从这个层面来说,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就像张江科学城的“附属医院”一样。